自从《阿凡达》的热潮过后就没去过电影院,但最近的豆瓣电影评分《盗梦空间》从9.3升到9.5,《敢死队》从8.5降到6.8,我迫切的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什么叫做“匪夷所思却又流连忘返”。  
  
  我去的是天通苑的万达国际影城,走路5分钟即到,买了10点55分的票,在楼下吃了肯德基,返回5楼时已经10点45分,或许我走的太匆忙,票没检就被我闯进去直奔9厅9排19号。我第三个进影厅,情形远不如《阿凡达》时的火爆,找到座位坐下时刚刚10点51分,收发了两条短信,10点55分正点开始放广告,首先是戴尔电脑,google.cn招聘的广告也在其中,我很喜欢这个广告,轻盈干净又有创意,虽然谷歌中国的状况并非如此。戴尔的广告播了第二遍,又播了一个什么广告,灯光熄灭,11点整我关闭手机,影片开始。
  
  以下内容严重剧透,继续阅读请慎重。
  
  《盗梦空间》的情节并非那么复杂,简单来说是两个能源行业的巨头,其中一方想整垮另一方,就派人去干掉另一方的继承人。这里的干掉并非杀死对方,而是希望公子哥继承垂死父亲的事业后分拆它,两个巨头便剩其一。这个得利的巨头叫伊藤,他要想达到目的,就得设法让公子哥自己有放弃父亲事业的想法。以莱昂纳多扮演的柯布为首的一群人有这么一种能力,可以与目标一起做梦,让梦中看到的想到的认识到的影响现实中的实际行动,正如天朝的封建时期,某位皇帝做了噩梦,就要在现实中报复一样。
  
  柯布给伊藤办事并非为了地位金钱或者其他物质需求,他只想回家回美国,因为家中有两位可爱的女儿。他与妻子是早期的盗梦者,他们既活在梦中也活着现在中,因为这种事做的多了,便很难区分梦与现实,特别是造梦时并非从无到有的创造,而是根据回忆创作。现实中的妻子自以为在梦中,只有死亡才能醒来,于是跳楼自杀,妻子也希望柯布如此这样回到她认为的现实世界,临死前对警方说了柯布有家庭暴力倾向,柯布被怀疑杀死自己的妻子,一直在被通缉中。能源巨亨伊藤自然有能力为柯布抹去罪名,让他安全的回到女儿身边。
  
  柯布以前的工作性质是在梦中盗取别人的心思,梦中人总是比现实中缺少防备,银行密码或者其他机密事件也就容易获取到。如果只有一维梦境故事倒也简单直白,我进到你梦中,或者咱们一起做梦,在梦中把事情解决,一觉醒来故事结束,就如民间传说中的“魏征梦斩泾河龙”的故事。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要把一个想法——“分拆父亲事业”植入到你的大脑中,在梦中无论怎么对你说教都无济于事,因为你会觉得那是别人的想法,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去那么做,只有自己的脑海中滋生了某种想法,才会在现实中去实施他。于是我们需要你在梦中做梦,梦中做梦又做梦,梦中做梦又做梦再做梦,其实整部影片下来我也没搞清一共做了多少层梦,又都是谁做的梦,不过根据台词所示故事是准备做三层梦的,首先在波音747的头等舱中一位药剂师做了梦,把5位同伙加他自己连同公子哥带入梦中,在这一层梦中,药剂师驾车躲避公子哥潜意识里反抗因子化为的武装人员的追击;车内其余6人睡眠中做第二层梦,这一层是是由柯布的助手做的,梦中的场景在宾馆中展开,柯布的助手在这一层中是醒着的,其余诸人睡觉做第三层梦,……,不多赘述。
  
  我们都知道在沙发上迷五分钟做的梦,梦中的世界可能会过去一个小时、一天甚至一个月,以此为根据不难推论出,梦中梦的时间尺度是成几何倍剧增的。在《盗梦空间》里从飞机起飞到降落的过程中,最深层的梦时间尺度已经达到了50年。伊藤因为在药剂师和柯布助手的双层梦境中身负重伤只能生存在梦中的迷失层里,柯布为了解救他只身留在梦中,当历经磨难险中求生的年轻的柯布见到垂垂老矣满脸褶子的伊藤,告诉他自杀就可以醒来,醒来就可以和自己一样年轻时,故事终于归于平稳,小腹渐渐开始感觉到尿意。虽然只是100多分钟的片子,但也好像一天没去厕所一样。
  
  故事结束,一枚金属的小陀螺在桌上不停的旋转。导演显然有意这么安排,因为你能清楚的听到临旁的座位上啧啧的叹气声,那声音中或许包含了可惜、遗憾、不解、困惑……这叹气声只能是看过影片的人才能了解,这叹气声提供了在公交车在办公室在聚会中的谈资,因为这陀螺并非普通的陀螺,他转啊转,似停非停。